墨梳子_

请务必点开看看!
是梳子,产粮速度超级慢。不务正业,经常发日常。慎fo。

吃CP靠感觉,CP滤镜贼拉厚。是个小天使控,基本all小天使都能吃。

最近沉迷凹凸:主食嘉金|杂食雷安,all金和all柠|是博爱小迷妹

希望能慢慢进步。感谢关注的你。

【藏唐】城北的鬼 01

暗戳戳地参加藏唐的搞事活动,有点小兴奋。

这里梳子,为了本命自割腿肉,不知道好不好吃……藏唐only,狗血灵异设定。

只有两章存货的我还真是有勇气开坑【捂脸】祝食用愉快!

大约是不定期更新……码字速度很慢。

======
唐青瓦一大早出门的时候,天上正飘着小雨。他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,这才几场秋雨积下的寒意,就已经能把他冷出一身鸡皮疙瘩了。

薄得很的出租屋门板将隔壁一家晚饭时间讨论的话题送到他的耳边,无非又是旧城区拆迁赔偿的问题。这倒是提醒了他,似乎应该去重新找房子住了。

唐青瓦是个画插画的,偶尔也写写东西。由于一直没火起来赚不到什么钱,生活也就处于马马虎虎得过且过的状态。

出了出租屋是一条小商业街,唐青瓦沿着街沿走,倒不担心淋着雨。走这几十米的时间里他左手被塞了两根油条,右手被塞了一盒牛奶,还是热的。靠在街边刷牙的杂货店大叔还硬是拉着他说了会儿话,虽然他叽叽咕咕地让人很难听明白,唐青瓦也并不是善于接话的人,但这段对话无疑让大叔很愉快,因为他最后趿着鞋从店里摸出一双毛线手套塞进唐青瓦的背包里,蓝白色的,和他的围巾很搭。

街上的人都喜欢这个稍显沉默的大男孩,也没什么原因,就是觉得他令人忍不住亲近。

唐青瓦报赧地对着大叔笑了笑,他模样生得好,这样一笑尤其招人喜欢。大叔拍拍他的肩,表示收到了谢意。

“小唐啊,你一大早上哪里去啊?”二楼冒出了个大妈的脑袋。

“北边,写生。”唐青瓦微微抬起头,努力正视着她。

大妈笑了笑,絮絮叨叨地念着自家小孙女有多喜欢唐青瓦的画如何如何,声音有点儿小唐青瓦着实听不怎么清楚,不过最后一句话是用吼的,带着点警告意味:“别离那块荒园子太近了啊,死过人的!”

唐青瓦乖乖地答到,好。

大妈关上了窗户,没留意到偷偷溜到阳台上的小花猫。

唐青瓦紧紧背包带,继续往前走。嘴角微微上翘,是忍不住的好心情。

叶寻之现在心情很烦躁,尽管这种情绪已经数不清多少年没来找过他了,但当它从心口慢慢爬上来的时候,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怀疑自己又活过来了。对,活过来,因为叶寻之是个死人,更准确地说,是只鬼,孤魂野鬼。

他现在正坐在一个石墩上思考鬼生。

其实当鬼特别无聊,但当黑白无常都不来理他的情况下,叶寻之还是希望自己的鬼生过得安逸一点。所以他一点都不希望旧城区拆迁,然后筑起一幢幢高楼大厦,把他的“生存空间”挤占掉。啧,真麻烦。叶寻之忽地站起来,下意识想去摸背后的剑,却扑了空。孤魂野鬼今天也在想念他可爱的佩剑。

这里是不大不小一块空地,地上有些废弃的石料,是之前的石雕厂留下来的。叶寻之能活动的范围恰好就这么一块荒地大。平日里基本没人走这边来,偶尔有一两个路过的,叶寻之就愣在路边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,还摆出一副呆滞表情。挺吓人的,可人压根儿看不到他。叶寻之通常在做完这一切后才突然想起来这一茬,然后笑得像个傻子。

他的确在这人间停留的太久了。

这厢叶寻之正烦着,就听见有人朝这边走过来,不紧不慢的,每一步都踩得很实很稳。旁边似乎有猫咪喵喵叫的声音。

叶寻之皱了皱斜飞的剑眉,人看不到他,但猫能看到。尤其是年龄不大的小猫,眼睛毒得很,什么干净不干净的都看得见,待会儿好奇心上来缠着他就不好办了。于是他左瞧右瞧,打算找块石头把自己挡起来。

“小木,你快回去。”那边脚步声停住了,来人应该是在和猫说话,但猫还是一个劲地喵喵叫,大约是没听懂。

叶寻之怔住了,再夸张一点,犹如五雷轰顶。

这个声音他很熟悉,熟悉到过了这么多年,他还能想起这声线说任何一句话的语调。

那人似乎不再执着于把猫赶回去,而是继续朝这边走。那种从容、稳健的步子几乎每一步都踏在叶寻之的心上,他现在什么都感觉不到,只有放大无数倍的步伐声来回响着,好似许久不见的心跳。

小路迂回,草丛茂密。叶寻之感觉自己等了几百年才等到那个人转到这片空地上来。他还没来得及细细打量,就和一双澄澈的眼睛对上了。不,他想他不用打量了,这样的眼睛世界上没有第二双。

青瓦。

tbc

评论(1)
热度(11)

© 墨梳子_ | Powered by LOFTER